抱歉鸽这么久……真的是没头没尾的乱写,随便吃吃就好……
手机排版,之后再调。



(诺克萨斯再次攻打艾欧尼亚。烬为凯隐提供错误情报,导致军队败走,凯隐受重伤,而劫面对近在咫尺的复仇良机,却产生了犹豫。)


毫无疑问,凯隐早已成为他生命中唯一的,无法抹去的存在。而直到这一刻,劫才真正觉察,自己先前的所有彷徨和犹疑,都是源于对失去的恐惧。


他的出身让他在诺克萨斯军中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认同,而艾欧尼亚,他所谓的故乡,又有谁记得曾经的战争中那个被掳走的孩童呢?


如果,如果凯隐死了——


劫感到自己的呼吸短暂地停滞了。“是圈套。”他听到自己说,凯隐带着血腥气味的痛苦喘息喷洒在他的肩膀上,他不确定烬最后的那几发子弹是不是故意打偏的——他们约定过,凯隐的性命必须留给他,但有那么一瞬,他真的以为烬的子弹会穿过凯隐的心脏,毕竟这个疯子做起事来很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。


诺克萨斯的士兵在败退。莲花形状的陷阱到处都是,很多士兵被绞断了腿。除了艾欧尼亚松散的联合部队,一些忍者也前来增援,诺克萨斯被打得措手不及,哪怕都是训练有素以一敌三的士兵,也难挽颓势。


“戏命师……该死。”凯隐低声说,语气里带着一丝自嘲般的戏谑。


“我们必须撤退了。”劫听到自己说,“祖安的炼金师会替我们挡住追兵。”


“我的士兵会被炸成绿泥。”凯隐说。


“艾欧尼亚人也会。”劫说。


短暂的静默。


“你的变化真大。”凯隐苦涩地笑了。


劫沉默地向封锁线行进,他能感受到凯隐肩膀上的伤口渗出的血,黏糊糊地粘在他的背上。他贴身携带着的那把匕首也在,他还未使用过。


变的人是凯隐,不是他。


还不是时候。


他想要的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决斗,而不是现在这样,让凯隐悄无声息地死在遥远的战场上,尸体被化学武器腐蚀得不成样子。


还不是时候……





评论(6)
热度(25)

冷藏培根披萨.

◆劫中心
◆最近很想干朴杰克的屁股(?)

渣废懒 蹲冷坑
饿得半死才会产出 刨了好几个坑
想法很多 难以开口 轻微社恐

be nice to me plz!

© 冷藏培根披萨.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