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一点上来证明我真的有在写(

真的只有一点(



(关于烬和劫的合作)


“恕我冒昧,”烬说,手指摩挲着茶杯的边缘,“现在的你,要想杀死悉达·凯隐,恐怕不太现实。”

 

劫眯起眼睛,而他对面的戏命师始终恭顺地低着头,专心地观察着杯里浮动的茶叶,仿佛对他刀刃一般锋利的目光毫无觉知。

 

“那和你无关。”劫开口道,身体向后靠上椅背,“你只需要信守你的承诺。”

 

承诺,戏命师在心底重复道,几乎就要愉快地笑出声来,多么动人,又多么虚妄的一个词啊。他爱极了这个词,以及它将会带来的一切戏剧性效应。

 

“当然。”烬说,抬起眼和劫视线交汇,“我言出必行。”年轻的士兵愣了一下,随即不屑地把头转到一边:“最好如此。”

 

他太期待了。这个可怜的男人,就像一颗被灌以仇恨和鲜血,在异乡土壤中奋力抽枝生长的种子,徒劳地想要结出果实。


他当然能够提供帮助。


他乐意效劳。





评论
热度(10)

冷藏培根披萨.

◆劫中心
◆最近很想干朴杰克的屁股(?)

渣废懒 蹲冷坑
饿得半死才会产出 刨了好几个坑
想法很多 难以开口 轻微社恐

be nice to me plz!

© 冷藏培根披萨. / Powered by LOFTER